All India Peoples Science Congress

鄧彩欣@BGVS

All India Peoples Science Congress

2013年2月25日至28日是兩年一度All India Peoples Science Congress (AIPSC)舉行的日子,今年舉辦地點位於Uttar Pradesh的Lucknow。這個科學代表大會是由All India Peoples Science Network成員組織輪流舉辦的(今年就由BGVS Uttar Pradesh主理),而這個聯網由印度國內超過40個科學團體組成,各NGO都派出代表參與是次會議,他們會分享過去兩年的工作經驗和討論末來的工作計劃。

是次代表大會主要由全體會議和工作坊所組成,他們主要討論的議題包括性別、農業、食物安全、醫療衛生、環境氣候轉變、核能、農村發展、教育、科學普及和新科技應用。我對可以了解印度現在發展的各個議題都富有興趣,可惜的是全體會議和工作坊都有時間重疊的問題,所以有時候我得每一、兩個小時就要跑另一個場館以趕另一個議題。演講者大多以Hindi演講,但部分會以英語簡報輔助報告進行,我通常會參加輔有簡報演講的工作坊,這樣我才可以大致明白講者的演講內容。

14 th AIPSC at Lucknow

當中有兩個工作坊的議題我特別希望分享。鑑於印度農民人數眾多和都市發展,農村人民往往很難再單純依靠農業耕作賴以為生,所以會上關於農村生計的討論都涉及技術應用。第一個是由來自南印度的Sarada Muralidheeran主講的農村婦女生計;第二個同樣來自南印度的D.Raghunandanyg主講的農村社會企業的科技應用

印度農村婦女多採用家庭作業形式以維持生計。其中南印度Kerala 省就有Kudumbashree,這是一個該省政府協助婦女生計的計劃(有興趣可連結網站獲進一步資料:http://www.kudumbashree.org/?q=home)。一般的Self Help Group(SHG),婦女都以製作衣服和飾物為主,就如BGVS位於Jaipur的Hunar(Hunar也有設AIPSC設攤位售賣她們的衣飾,我也用行動支持,購買了一件kurta,印度裙子)。但Kudumbashree的營運不只是靠婦女的縫紉技術,她們還會加入一些科學元素,以人手製作一些天然加工的清潔用品,她們稱為是Home Shop Producst和Herbal products;婦女也會製作麵包,供應附近餐廳所需;婦女甚至會經營餐廳,她們或擔當廚子,又或充當餐廳服務生和清潔工。由此可見,Kudumbashree是一個挺全面的婦女自助計劃,務求為擁有不同技能的婦女各展所長;Kudumbashree也會為婦女們提供適當訓練,使她們可以自力更新,不用依靠家人和丈夫。

南印度Self Help Group,Kudumbashree負責人的經驗分享

Sarada Muralidheeran提及農村婦女會運用簡單科學技術提煉植物精華製成清潔用品出售,D.Raghunandanyg更進一步講解農村社企的生產如何應用科技。首先D.Raghunandanyg提出鳳梨製造襯衫。原來鳳梨的葉纖維可以造成衣服,D.Raghunandanyg建議不應將鳳梨纖維的應用止於襯衫,因為鳳梨纖維的有柔軟和防水極佳的優點,所以印度農村生產可考慮將之製成其他布料,以擴大應用範圍,例如可製成行李箱、飾物和鞍墊(請不要奇怪D.Raghunandanyg有此建議,鞍墊於現今印度的確仍然有生存空間,因為印度不少地方仍用馬和駱駝來輔助搬運,還有印度的觀光事業也有騎馬、騎駱駝的環節,所以鞍墊的需求還是有的)。

但是要在農村提取鳳梨葉纖維,甚至是香蕉的植物纖維(蕉葉和樹枝部分都含有豐富纖維)和西波爾麻纖維(sisal),都要注意會造成水源短缺和污染問題。D.Raghunandanyg指出印度農村(基於經濟和環境考慮)不適合使用重型機器,但可以考慮利用低成本多功能的提取纖維機器幫忙農民取纖。

另外,D.Raghunandanyg也有提及植物副產品增值(value-added Plant Products)的問題。他說的Plant Product是指抽取植物精華而製成的產品,例如具修護皮膚功效的蘆薈葉汁凝膠、用於製作布料和印度節慶都會用上的天然染料和營養補給品(nutritional supplements)。他認為可以利用非專利科技(generic techs)、試驗性計劃、企業模型和與公共機構合作等方法提升農村科技產物的價值。兩個工作坊都分別提及科學、科技有助改善農民生計的例子,如果大部分的印度農民真的可以成功轉型為技術工人,農民就不用因為耕種不足以生計而遷入城市,這也能減少都市人口膨脹而帶來的就業、衛生等問題。

D.Raghunandanyg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講者,他不但有很好的演講技巧,他比任何講者都關心台下的與會者,每次他演講前都會禮貌地詢問大家他該使用哪種語言演講和統計有多少來不懂Hindi的與會者(那怕只佔工作坊參與人數的5%,他也會採用雙語演講)。因為參加是次代表大會的NGO成員不僅來自北印度,也有很多來自印度其他地方,就像來自東印度,又或來自南印度,他們使用的語言就跟Hindi完全不同,為了尊重不同的與會者,D.Raghunandanyg主要會以北印度語主講,其間又會用英語再簡述一次演講內容(其實絶少演講者會這樣做,反倒是有南印度來的講者先以英語演講,然後由其他講者用Hindi簡單再說一遍)。

另外,是次AIPSC也有就少數民族的教育作出探討。這裡的少數民族一方面是指非印度教徒的其他宗教人士,如回教徒;也指印度種姓制度下的卑微階級,例如Dalit(一般被譯作「賤民階級」,被其他種姓階級者視為不可接觸的)和Uppara(生產鹽的階層,會上討論的Uppara則以南印度Karnataka省為主)。

印度政府職位絶大部分都是由印度教徒擔任,聘請少數族裔(如回教徒和Dalit)的數目很少,當中少數族裔婦女擔任政府職位更是絶無僅有。根據演講者提供的數據公務員總數為8129人,157人為少數族裔,但少數族裔女性僅有8人。與會者引用此項數據要指出的不是印度政府招聘制度存有歧視成份,而是幫助說明少數族裔接受教育的機會往往比一般印度教徒和高種姓人士少,致使大部分少數族裔未能夠透過學習改善其生計和社會地位。

Karnataka省的主講者提及一點很值得參考!他指出很多Uppara的青少年會中途輟學(13至18歲這個群組的輟學比例是67%),Dalit學童的學習情況會比Uppara的更理想。Dalit一般被視為印度社會中最低下的階層,但Dalit學童的輟學比例卻不如Uppara或其他印度族群般高。Uppara學童輟學比例嚴重,主講者總結了一些因素。其一,童工問題(特別是男生):Uppara社區十分貧窮,不少學童都得外出工作幫補家計;其二,學習氣氛不佳:Uppara的家長和學童普遍認為教育對他們的生活沒有實際用處。此外,Uppara女童的就學比率亦甚低,童婚習俗(婚後以照顧家庭為重心)和迷信思想都是造成她們求學動機不高的主因。

輟學兒童重返校園計劃

以上提及的學童輟學情況,其實並不是Uppara這一族群獨有的。在印度不少農村亦有相類似情況發生。就此BGVS亦於2011年著手執行輟學兒童重返校園計劃,主要針對來自Dalit和回教社區的6至14歲兒童,協助他們重回校園。計劃的執行地區選定為經濟、社區和教育發展都相對落後的農村,所以精選了三個省份裡五個行政區(district)中的五個block[1],合共110個panchayat參與是次計劃。

2013年1月22日至1月26 日BHOPAL辦公室展開了一連五天的老師訓練工作坊,大約30人分別從Uttar Pradesh ,Madhya Pradesh和Bihar省趕來參與是次活動。工作坊目標是讓參與活動的代表人員分享和吸取不同地方的教學經驗,讓他們回到各自的組織可以培訓更多合資格的老師。其中如何利用課堂活動和遊戲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是此次工作坊的一大重點,老師們都很努的的分享他們曾經使用的數字歌(掌握加減數的運算)和做菜歌(教導學生分擔家務的重要)等。

BGVS已經著手挑選大約一萬名失學兒童以幫助他們繼續學業。現階段目標是每一個Panchayat都建立最少一所教學中心(People’s Education Centers,每中心由兩位已受培訓的老師任教,學生人數上限為30人。這所教學中心是失學兒童重返政府學校前的一個適應平台,讓已經輟學了一段時間的兒童儘量趕上他們應有的教育程度,使他們入讀政府學校時較容易適應課程進度。此外,不少農村教師缺乏少數族裔學生的教學經驗,故BGVS亦計劃出版一系列低成本、高質素的少數族裔學童教育指導手冊。不少農村父母未必明白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所以根據印度國家法案每所學校都必須成立學校發展管理委員會(School Development Management Committees,部分成員必須是學生父母,使學生父母有機會參與管理學校事宜,並幫忙監察其孩子依時上學。

Aligarh其中一個教學中心的上課情況


[1] Uttar Pradesh(省)的行政區是Aligarh,其block則是Jaban。Madhya Pradesh的行政區是Bhind,其block則是Lahar。Bihar省共有三個行政區和三個block:Madhepura(行政區)的Murliganj(block)、Saharsa的Sourbazar和Darbhanga的Bahadurganj。

廣告

One response to “All India Peoples Science Congress

  1. 欣娓
    好棒的工作坊,聽起來很有意思。
    我對妳文中提到的 “其中如何利用課堂活動和遊戲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是此次工作坊的一大重點,老師們都很努的的分享他們曾經使用的數字歌(掌握加減數的運算)和做菜歌(教導學生分擔家務的重要)等。" 有高度興趣喔,請問有更詳細的資訊嗎?這個重返校園的計畫是在學校社區執行的?我想跟BIRDS這邊有辦理學校及課後的教育活動,因此想說如果有更詳細的資料可供參考,或許我們可連結些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