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have fun! 怎麼能夠!

Let’s have fun! 怎麼能夠!

撰/黟布 Ibu

2013,五月份

let's have fun!

let’s have fun!

每天來回服務組織辦公室的路上,總是看到一群群婦女兒童或坐或臥在家門前,最常看到的景象就是刷牙跟甩洗衣服,而洗衣服這件事又好像是永遠都做不完的工作,不管是上午、中午、下午、傍晚,總是看見婦女在家裡甚至路邊索性就這麼豪爽地拋甩沖泡擰著堆積如山的衣物。在一條不到一百公尺的巷口,心想怎可以有這麼多人口,幾乎每隔兩三戶就有一名婦女有孕在身,不愧是世界第二大人口,緊追著中國。不論是男女老少,大家總是以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們來來回回,有的蜻蜓點水打聲招呼,有的死纏爛打就是要問到名字、哪裡來的,但幾乎是小孩子,而想要認識又不知該用何方式想要進一步互相認識的窘境的婦女們,總有種壓抑的熱情在她們眼神中流露出來。

幻想著她們到底每天這樣在家裡都在想些什麼呢?既然彼此都存有著強烈的好奇,那我們就來試試看光明正大地主動接近她們,嘗試一起做些什麼事情,那怕是廝混也好!輕鬆看待嚴肅面對的混法,但是要用什麼名目呢?

於是在今年三月間開始著手規劃“一起做些什麼”的計畫,而且要是輕鬆的、快樂的、能彼此交流學習的事情。那就來個我來印度後私底下分享給辦公室女性同事的鉤針跟有氧運動的活動吧,經諮詢過辦公室員工以及當地婦女朋友計畫可執行性,並取得執行長的認可之後決定於五月初開始辦理,稱此計畫為let’s have fun。

在思考計畫的同時,考量憑我一個人絕對是無法完成的,需要個當地人可以跟我一起,協助我,遂想到辦公室有一名同事Pushpa曾經跟我學過鉤針以及一點點運動(當時她是想要減肥才隨意教她一些局部運動),最重要的是我最需要的是可以幫忙翻譯的夥伴,因此就鎖定她為協助計畫推動的協力工作者之一,在不影響她既定工作並也取得執行長對於組織人力異動後的同意,當然同組織的國際志工艷玲也加入陣局協助了不少事前的籌備工作。

另外一個理由會想要鎖定Pushpa是因為曾問過組織有無針對過辦公室工作者的類似在職訓練或者常說的教育訓練,大家的答覆都是否定的,所以即使想要爭取表現的機會以改善既有的低酬勞也很難,甚至也有其他工作者已在悄悄準備其他就職資格考試或者嘗試面試其他的工作場域,就是因為覺得目前所待的工作環境讓想要精進的工作者有種不穩定及沒有安全感。

組織內部的工作分工非常明確切割又專心,掃地的專心掃地、到茶的專心到茶、打雜的專心打雜、開關門的專心開關門、開車的專心開車、接電話的專心接電話、影印的專心影印、行政人員就專心做行政…等等,如果問問組織裡其他方案正在進行些什麼,大家不是不清楚不然就是完全不知道,充分展現各司其職,也或許因為跟組織龐大及方案實施點不在辦公室附近區域有關係,但總部辦公室內部的工作者皆是核心工作者,跟我所認知的NGO有一點落差,心理就覺得這個組織就像是一個大公司,不過對我這種只不過待過一個小小的組織而言也是一種新的看見與體驗,組織運作的模式應有其適應當地風俗文化的特別需求。

有這樣私下與工作者的互動讓我覺得可以在這個小小的活動規劃中巧妙的放入一點點組織工作者的實務工作培力,比如未來Pushap可以授課教學或者可以執行操作一個小方案,雖然可能產生不了多大的作用或者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但期待可以在工作者合作當中彼此激盪出未來發展的可能性。

活動規劃設計內容

一、活動主要目的以鉤針簡易技能以及有氧運動的學習作為媒介,以豐富當地女性的休閒活動。其他目的重要依序為

(一)了解當地居民的想法,與當地居民做朋友,交心;

(二)發展組織工作者橫向合作的可能性;

(三)促進組織與社區互動的可能性;

(四)推動志工服務實務操作的可能性。

二、計畫期間為四月份活動規劃與討論;五六月份為執行期,總計六週。這段期間適逢暑假期間,有些在學大學生可以參與。

三、活動時間為每週四、五、六,每次兩小時(11:00~13:00),是一天中電力較穩定的時段,中飯過後辦公室又幾乎是沒有電力的狀態不適合活動辦理。時段設定乃預估婦女一整天大部分的家事已完成,而在每次活動結束後直接又可以準備午餐繼續服務家人,時間方面對她們而言是錯綽綽有餘,經過參與者證實確實該斷時間是較有空閒的。

四、邀集對象為辦公室附近社區的最好是在家閒閒沒事做的女性,考慮空間狹小的關係限收十名。

活動宣傳單

活動宣傳單

五、活動總次/時數總計18次36小時,為了鼓勵婦女參與並維持活動準備與進行的品質,酌收100盧幣當保證金,未超過10小時缺席者,活動結束後即可退還保證金。

六、人力需求兩名,一名為活動帶領者(含規劃執行與教學),另一名為計畫協力者(含翻譯、協助活動籌備與執行期間的所有工作)。

七、所有活動經費包含材料、茶點由服務志工負擔;組織則提供空間、水電與協力人力。

八、個人對此活動計畫的期待

(一)對組織/BIRDS:增加組織與社區居民的互動與親近性。

(二)對組織人力/協力工作者/Pushpa:透過活動執行的互動交流增進組織人力計

畫操作的經驗。

(三)對服務志工/Ibu:增加異國組織實務操作與印度居民尤其女性的互動經驗。

目前活動執行的情形(5/9~5/25,活動截至6/15)

一、學員方面

(一)報名學員總計九名,實際參與者七名,年齡層從15歲至28歲,只有一名學員擔任教職,其他則為家庭主婦及放假學生。

(二)不管是鉤針或者運動,所有學員都是第一次經驗,所以在第一次活動進行基礎鉤針,所有學員稟氣凝神,熱情專注。

(三)學員的參與動機如已婚婦女是因為在家閒著沒事,而時間也剛好是安頓好所有家裡瑣事後的空檔期所以願意參與;在學生部分是想善加利用暑假的時間學點東西;另有一名新婚不久的婦女家務煩惱多,出來透透氣多少會消除一點無謂的煩惱。還有一名認為學會鉤針技能回家可以跟小孩一起做,小孩又可以跟別人分享……。

(四)一名已婚婦女在鉤針方面領悟力很強,動作又快又確實,當來不及照顧全部學員時,她就是另一名得力助手可協助指導其他學員,也讓學員感受團體中的互助分享。

參與者多數為家庭主婦

參與者多數為家庭主婦

(五)學員學習程度不一,針對不同學員的需求與協力工作者合力分組教學,不讓較慢學習者有被忽略的感覺,讓彼此了解有慢有快的差異性但可以是同時前進的。

(六)學員出席與否是活動重視的項目之一,如果缺席就必須要設法去了解缺席原因,進而了解家庭狀況增加與學員的互動,有助於活動進行策略的應變與檢討。五、六月份是印度結婚風潮,跟原住民族參加活動後只要一有親戚結婚活動就會缺席,頻率之高尤其!也一樣不太習慣事先請個假,多少影響活動的進度,所以工作者就得作些變動以面對出席者,即使活動一開始即言明相關規則,難免還是發生了,彌補的方法就是在下一次活動開始前跟學員溝通活動變動的原因即作法,在不影響正常出席頻率高的學習權益,必須要讓彼此意識到團體活動的互相體諒、互相尊重,而作法會是什麼則需要大家的共識才進行。

二、活動方面

(一)鉤針活動

簡單容易的織法讓學員輕鬆中學習

簡單容易的織法讓學員輕鬆中學習

  1. 活動時間是每週四、五,一週兩次。
  2. 教授五種最基本織法,透過基本織法製作大小提袋以及水壺提袋,可收納印度女性喜愛的飾品等小物件,外出必備水壺有的提袋更輕鬆提取也環保。目前五種基本織法學員已學會,並有三名學員完成小提袋,一名完成大提袋,現正在進行水壺提袋創作中。其中一名發想製作菜籃以減低塑膠袋的使用,靈活運用之快令人印象深刻,也激發其他學員嘗試製作日常用品。學員會自行進行裝飾創作於作品中,跟印度重視裝飾於身上各處及衣物的習俗有關,不愧是喜好五顏六色多采多姿世界的民族。
  3. 結合板書繪圖讓學員了解織法的國際通用符號,往後可依圖製作所想織的物品,但我想必須要有印度當地的工具書或起碼是英文版,學員才有後續持續增進學習的可能性。目前學員尚未習慣看圖製作,還是傾向於示範實作學習。

    基本工學會了即可創作生活小物品

    基本工學會了即可創作生活小物品

  4. 為了讓學習可以持續不間斷,因應學員反應每週隔太多天休息容易忘記織法,因此提供材料讓學員回家可以自行磨練磨練,算是複習兼預習,有效減低教與學的繁雜,並提升教學效率,也讓學員可以動腦創作。
  5. 除了第一次上課之外,接下來的每次鉤針活動學員都會逾時下課,原本到下午一點的活動但學員會自行留到兩點半,繼續她們未完成的手工,問她們為何還不回家,一種可能是放不下鉤針,另一種可能是還沒到她們吃中餐的時間,再另外一種可能是懶得回家面對現實,不管是哪一種,都有待後續發掘其中原因。

(二)有氧運動活動

  1. 活動時間為每週六,一週一次。

    透過伸展通一通筋骨,重新練習呼吸

    透過伸展通一通筋骨,重新練習呼吸

  2. 活動開始前先詢問各學員身體的基礎狀況(計有頭痛、背部疼痛、腳踝舊傷),哪裡較常疼痛及病痛史,是為了避免並提醒運動過程中所可能造成的二度傷害,另一方面也提供活動規劃時可以特別強調什麼動作是可以紓緩哪個部位的緊繃,施方與受方的充分了解透過活動放鬆才有實質意義。
  3. 活動主要以伸展拉筋紓緩平日家事勞動的硬梆梆的身體,藉呼氣與吐氣調整體內的壓力,酌以音樂播放,讓運動在輕鬆快樂中進行,達到身心靈的放鬆。但後來我所放的輕慢音樂她們都不喜歡,甚至嫌棄!這什麼音樂嘛!她們還是喜歡熱情澎湃鼻音重的印度式音樂,間接發現印度人不太能夠接受嘗試既有的新事物,尤其在她們引以為豪的樂舞。有氧運動初學者不建議播放快節奏的音樂,意味著動作會自然而然隨韻律加快,但相對地運動傷害可能性就大,因此後來決定就不播放了,讓大家專注身體各部位所發出的訊號,分辨疼痛與痠痛。
  4. 每週會設定一話題,比如女性健康、親子互動、家庭經營、人際關係、運動的好處,在每堂結束前彼此分享來一段women talk,有些話題因為自己未婚角色難有說服力,所以講解角色就由在地已婚的協力工作者Pushpa去做分享,各個主題設定也是活動執行前以她的生活經驗共同討論出來的想法。在意見想法交流分享中更認識學員間可以互相回饋的狀態、接納彼此的差異,透過聆聽彼此,感受每一個人在這個空間是被重視,被注意的,間接地共同營造一個友善的安全的溫馨的對話空間。
  5. 學員最喜歡的就是每次運動完的小馬殺雞,藉由簡單的臉部、頭部、腿部、背部、肩膀等區塊的按摩,讓平時少與他人肌膚接觸的身體逐漸減少抗拒,平時服務家人慣的女性偶有被服務的享受時刻,而這樣的特權是要建立在這個團體中每個成員共同營造出來的無私奉獻的互助關係,在家中也可增加與親人友人的親密互動。
  6. 大部分學員筋骨較鬆軟,可能跟平日她們的坐姿、蹲姿、盤腿等習慣有關,所以學起來顯得比我見過的台灣人輕鬆。只是如何讓動作做的確實然後可以輕鬆不費力的活動還需要一點時間,關鍵在於使力與呼吸之間的配合。於課後聊天詢問學員大部分的感受是腿筋的痠痛,此活動安排並非要學員很厲害做有氧運動,而我帶領的僅是有氧運動的其中一項(對有氧運動有哪些運動有興趣的可自行上網查詢),而且一週也只有一次,是一種休閒活動與身心健康的提倡,因此也只能建議鼓勵學員們回家後可以自己操做,做個四五次後就會習慣筋骨的拉力,漸漸地痠痛感就會慢慢減少。

    身心健康提倡而非專業訓練班

    身心健康提倡而非專業訓練班

(三)課後討論

每次活動後的討論是為了強化工作者對於活動進行的掌握度,針對學員學習的情形、隔天點心的準備、接下來活動進行的調整、缺失檢討等等事項進行討論,幫助工作者掌握彼此的步調與接續活動現場的脈動。

(四)探訪學員

學員生活探訪增進與學員們的互動,學員們如有任何情況,比如缺席就協同協力工作者一同去了解關心學員生活的狀況(家人反對、生病、返校、考試、家務繁忙等)、婚禮喜慶活動受邀參與,主要是希望除了在活動空間內進行中的關係外,也能在私領域建立更深厚的互動關係,正式或非正式的多元互動對工作者本身抑或活動推展上面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正面有益的,帶有組織意識的拜訪有助於服務推展的私下互動關係。

透過協力工作者的翻譯宣傳、拜訪參與學員

透過協力工作者的翻譯宣傳、拜訪參與學員

(五)延伸性活動

  1. 小少女活動:

(1)本活動是因為學員中有些孩子想跟的母親一起學習,連帶辦公室附近住處聽聞有活動正進行後陸續有13歲左右女孩也想跟進,但為了不影響以進行的成人學習進度,並考量也在工作者乘載能力範圍內,女孩學習與成人們的學習時間是分開的。

(2)活動時間為每週一、二、三的11:00~13:00,為期兩週,六天。

(3)活動目地針對鉤針教學部分,讓少女們暑假有個美好的回憶,回家後也可以增進跟家長的互動。

(4)因為生活經驗的不足,比較起成人的手作能力顯得緩慢遲鈍,必須要花更多的時間進行講解操作。

(5)預期目標是完成一件小提袋。

很能坐得住2個小時的小小姐們,萬事起頭難,進展很緩慢…

很能坐得住2個小時的小小姐們,萬事起頭難,進展很緩慢…

2. 點心製作與學習:身為志工國際志願服務者,除了服務還要學習當地文化,在與協力者討論每次的點心樣式後於每次活動前學習製作當地風味的小甜點,印度人注重甜食,各式各樣的點心都能夠自行在家自行製作,雖說私底下自己也可以請教在地友人,但搭著計畫的進行所獲得的額外學習意義更是不同。

看見與省思

一、硬梆梆的空間可以軟一點嗎

說實在辦公室不是一個很舒適的辦公環境,隔間圍牆高又是黑色玻璃,在大熱天又天天停電無法吹扇散熱又吸熱不通風的空間裡,實在很難好好工作,思考,試著想想在每天平均45度的常溫下活動,足以挑戰人體耐熱極限。

本活動對象以女性為主,為了鼓勵走出來學習當然不會反對她們帶著小孩一起來學習,而空間如果有圖書室、玩具、哺乳室等活動參與者對於空間的需求想望,不管是要來學習、或者參加活動、或者純粹拜訪組織,因為有這樣的多元空間,不僅可以增強本活動的參與意願,我想也可以吸引並滿足不同群眾的需求,間接拉近與社區的關係,而眼前只能提供組織這項建議。

二、志工服務、時間、資源有限,有什麼東西是可以留下來組織接著做

觀察活動中有幾位參與者除了技能術科的學習精進,在與其他參與者互動間可以窺出具備擔任講者的領導能力,於是乎跟執行長討論接下來在有限的時間與資源前提下是否可以培力女性創業為目的去做接續的規劃,讓有興趣的女性們可以對其未來有所展望,並且可累積組織或當地的人才資料庫,所興辦的學校未來如要規劃類似活動課程就可以運用這些當地的人力,活絡人才的運用。

三、習以為常的文化?

總部辦公室那厚實的高牆與鐵欄杆,有形地隔絕了組織與社區民眾的對話氛圍。來該組織半年之久很少看到一般名眾前往組織探訪,或許跟附近社區互動並不是該組織的服務宗旨,歷來年的方案推展區域也不在總部辦公室這邊,組織特立的文化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當自己在思考,組織花很多力氣在偏遠村落服務農民、無資力病患、貧困孩童、寡婦等群眾以期待改善其現有的困難處境時,再看看身在總部辦公室附近的社區雖相對地生活較便捷,但依舊可以處處看見不同程度層面的窮困,組織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現象?詢問過辦公室工作者這個問題,大家的回應都是認為不是組織不做些什麼,是這些居民沒有自信並存有嫉妒的心態而不願意親近組織,主管級工作者也回應說組織在執行的事情(方案計畫)是要做很大的(堅定語氣強調),更何況沒有一項計畫實施點是在總部辦公室這區域附近,認為沒有必要跟附近NGO做什麼互動連結,更不用說是要跟社區居民的主動發生關係,聽完之後,我想說服自己的是相信這只是一種他們(組織、社區、居民)習以為常的文化。

組織所言的“沒有自信”、“妒忌心”如果它不是一個指控,恐來自於印度既有的種姓制度那深深烙印必須要遵從的價值觀,再來就是認為組織內工作者那一群 “坐在辦公室工作並固定領薪的”相對地位是高的,不易親近的,除了辦公室外那排看得見的堅實圍牆鐵欄杆之外,以及這道看不見的心理圍牆,這層遠在天邊近在呎尺的距離感,是真蠻難打破的。天真浪漫的我總還是認為有能力打破這個疏離感的應是組織本身而非相對弱勢的社區居民時,除非組織運作的文化有重視社區連結人道關懷這一項,否則永遠就是你過你的我過我的。組織需要資源去生存,弱勢者又需要組織取得的那些資源讓生存容易些,這樣特殊關係下才發展進行出來的互動模式,我實在很難想像組織與人民站在一起是真正真心的。

而面對印度愈來愈清晰的貧富差距,在自以為有能力、並自認你我他很弱,需要被協助,大量提供服務但實則成就特定個人或團體的地位、形象、權力後對整體處境會有所改變嗎?即便提供服務者沒有這樣的意圖但也沒有這樣的意識,不去看見由來已久並隨著全球化潮流需要真正被處理的根本困境,我想只會更加深施與受關係之間延伸出來的社會地位鴻溝,淺見認為這樣的服務是很危險的,待彼此依賴性養成一個大家習慣的服務輸送模式時,若非資源一直充足,恐會讓多數被認為是窮困的被服務者更失去自立生存的機會與能力,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曾幾何時,台灣原住民就是那一隻隻的螞蟻,後來要想辦法回復生存能力但無形中被迫失去的能力精神已回不來了,換來的是要用更大更沈重的社會成本去拼湊那已遍體鱗傷甚至幾近模糊消逝的軀殼靈魂。

結語

活動計畫已進行至後半段,接下來除了活動的繼續執行外,同時接著要著手進行另一區域的相關計畫規劃,並已取得認許未來活動費用將由服務組織支應。

本活動成敗與否,活動規模雖微不足道,但只要有一名參與者在過程中確實有打發掉她們的時間、少了點煩惱、學了點技能還能跟孩子交流互動、獲得操作經驗…,起碼在這段活動期間參與者的生活起了些漣漪,搖動了些可能性,至於有沒有真正影響到個人進一步的發展,那是下一步可以努力的方向,總不能在初嚐異國組織學習與服務經驗即大開胃口得以撼動這一小群人的生命。

Let’s have fun! 怎麼能夠。

20130525

廣告

One response to “Let’s have fun! 怎麼能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