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參與式公園管理

Ali @ LSx

倫敦有八百萬人,人口稠密,但都市區裡有許多讓人心曠神怡的公園和綠地,除了佔地廣大且知名的數個皇家公園(例如140公頃的海德公園、攝政公園Regent Park160公頃),在大街小巷裡還有許多規模較小的公園或綠地[1],提供市民舒服的休憩與活動空間。

長久以來,這類社區型公園都是由所屬行政區的「公園與綠地」Park and Green Space”部門負責管理維護,居民僅是公園使用者,除了遵守基本的使用規定,居民缺乏管道參與公園管理,或對公園的議題發聲。近年來由於政府預算減少,地方政府鼓勵居民主動參與公園的維護和管理,將以往公部門「為民服務」work “for” residents 轉型為「與民合作」work “with” residents。預期的好處包含:讓公園更符合居民的使用需求、善用並強化社會資本、凝聚社區力量、節省公部門的人力和費用支出。

本報告要介紹LSx承辦Camden行政區委託的「社區參與式公園管理模式」的短期專案。Kilburn Grange Park位於倫敦西北區,隸屬於Camden Borough行政區。面積約八英畝(3.2公頃)。公園有草地、樹木、花圃,設施包含: 足球場、兒童冒險遊戲區、戶外健身器材區及收費的網球場[2]。除了這些固定設施,公園還有許多常態或不定期的活動,例如Kilburn Festival年度節慶、露天電影院、戶外太極及瑜珈課等。Kilburn 地區的居民組成很多元,有各種族裔背景、不同高低收入的居民、也有許多在地的藝術團體、以及學校和社區中心等機構。Camden Council認為公園的使用率過低,有些設施老舊也沒有經費更新。

為了了解居民對公園設施與活動的使用現況及期待、並促進居民未來能一起參與公園的維護管理,Camden Council委託LSx先在二月份舉辦三場座談會收集意見,廣邀不同背景的居民,包含青少年、家長、商家、退休人士、信仰團體、藝術團體。之後邀請有意願積極加入公園營運團體(簡稱公園之友Friends of park group)的與會者,於三月份參加工作坊,由LSx分享相關案例、讓參與者一起討論未來的行動方案。

計畫時程概要

時程

工作內容

籌備期

–        收集公園與社區環境的基本資料

–        確定計畫參與對象、社區團體領袖與相關利益人(stakeholders)

第一個月 –        會談與電訪社區在地的相關團體與個人

–        確認三場社區參與座談會的時間與場地

–        進行活動宣傳

第二個月 –        三場社區座談會: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以廣納多元的參與對象

–        調查鄰近商家/企業的性質,進行訪談與問卷調查,評估它們提供贊助或合作意願與潛力

–        一場工作坊:參與者為座談會的積極居民與Camden公部門相關成員,共同討論行動方案和角色分工

第三個月 –        持續與積極的居民保持聯繫

–        彙整相關成果與資源,交給居民組成的公園之友社團

–        提交成果報告給Camden Council

5

工作坊一隅

5-1

在LSx的討論與說明

2012十二月至2013一月: 籌備期

專案負責人聯繫公園附近的幾個社區團體和學校,談妥與三個單位合作: 一是緊鄰公園的小學,一是鄰近公園的K社區中心,另一個離公園稍遠,但離大眾交通較便利的A社區中心。學校的學童與家長[3]和社K區中心的使用者(平均每周一千人次) 都住在附近,經常使用公園。這兩個單位協助活動宣傳與招募參與者,由LSx從專案預用中的提撥場地租借和餐飲費用。

在此同時,我與另外一名實習生協助研究調查和資料收集,除了網路上有關該公園的資訊和發生過的活動,也收集其他社區居民參與的公園管理案例、建立組織公園之友的流程、募款方式和可能的贊助金來源等等、及由私人企業或學校認養公園的案例。

我也負責製作三場座談會的海報、宣傳單及報名表。宣傳訊息從學校和社區中心協助發出,有意參加者直接向我報名。專案負責人規劃座談會的流程,我和實習生協助準備座談會所需材料,包含A1大地圖,畫出公園和設施圖示並貼上現況照片、設計簡報檔案、致謝卡等等。

我們預計每場座談會有20-30位參與者,活動前一週檢視報名情形時,擔心第二場座談會人數不足,因為A社區中心單位雖提供場地租借,並不協助活動宣傳,要求我們將海報/宣傳單送達,她們僅能幫忙發送給場地使用者。與專案負責人討論後,決定由我親自去送海報和傳單,並到附近商家張貼宣傳海報。到了活動前一天,報名人數仍然不如預期,我和實習生甚至前往地鐵站和交通路口,在風雪中直接向路人吆喝發傳單[4]

二月居民座談會

二月13日與14日密集地舉辦了三場Listening Session座談會。地點在Kilburn Grange Park附近的一所小學,及兩間社區中心。每場座談會中,主持人(專案負責人)以簡報、問答互動、舉手投票、寫便利貼、小型討論等多樣方式,調查以下資訊:

1. 公園使用現況:大家多久使用公園一次?都從事哪些活動?

  1. 公園的使用潛力:有哪些需求目前沒有被滿足?對公園的期待?
  2. 使用公園的困難和限制:現有的環境或社會問題?可能的改善方式?
  3. 下一步:是否有意願參與公園管理?個人專長/經驗?想要參與的項目?

在每場座談會之後,依慣例要求參與者填寫滿意度意見調查表,繳交調查表後換取領取10英鎊現金與感謝卡。

5-2

座談會互動式討論

第一場座談會是上午在小學,來了25位年輕家長,除了一位是爸爸,其他都是媽媽,種族背景非常多元,另外三位則是非家長的社區居民。協助活動宣傳的老師事前就已經告知我們,參與者大部分都不是以英語為母語,所以簡報活動要簡單,並讓不同的族群有英文較佳的成員協助翻譯。同時有兩位不同黨派的民意代表列席致詞,一位在活動開始沒多久後就離席,另一位全程參與。

第二場座談會是晚間在A社區中心,原本鎖定的參與者是上班族,因為宣傳不夠且地點離公園較遠,最後僅有七名參與者,三男四女,背景職業多元。我們使用相同的簡報內容,但是人數少所以互動性高,每個參與者可以暢所欲言,針對各個主題輪流發表意見,進行比較深入的討論。

第三場座談會是下午在K社區中心,該中心鄰近公園,也經常使用公園舉辦活動。該場活動反應非常熱烈,原先報名就超過二十人,加上現場報名者,總共超過三十人,其中半數以上是中老年居民。大部分參與者是社區中心的使用者,或是住在公園附近的居民、及有意願使用公園舉辦活動的藝術或園藝團體。

三月工作坊

座談會繳回的調查意見表中,有四十五人表達願意更進一步積極地加入公園之友籌備或未來發展,我們邀請這些成員參加工作坊。因為儘舉辦一場,許多人有意願和時間無法配合或另有其他要務,最後只有12位社區成員,加上三位Camden council的公部門成員,共15人參與。LSx準備了參與式公園管理案例分析、募款資源、如何成立公園之友、並提供目前已經調查到的企業商家的意願資料,接著參與者依據專長和興趣分組討論行動方案Action Plan,並推選連絡人,準備公園之友的籌備計畫。

LSx階段性任務完成以後

以上三場座談會與一場工作坊中,有高達90%的參與者表示滿意或非常滿意,肯定座談會讓他們有充分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有不少人覺得二小時不夠充裕,希望活動時間能更長,工作坊成員多表達積極參與的意願,但也憂慮經費不足或合作溝通會有困難。三月工作坊結束後,LSx將所資源和相關連絡資訊匯整,交給公園之友的核心成員,此後就沒有再參與居民們的會議。在三月底成員們舉辦了第一次居民討論會議,討論未來具體方向,之後定期2-3週開會。幾位核心成員繼續和LSx專案負責人保持聯絡,LSx藉此側面了解進展,但是不再介入討論或決策。

專案成果與建議

總體而言,LSx成功達成了以下目標成果:

一、整合了在地多元背景的成員一起參與,包含在地議員、社區團體、居民等等。

二、發展出一套Camden可採用的範例模式,促成居民參與綠地的發展及管理。

三、調查出許多有意支持公園活動的企業,並發掘它們能貢獻/贊助的項目。

四、提供參與者實用的資源,包含公園適宜的活動、募款管道、成功案例等。

這是LSx初次發展居民參與式公園管理的模型,過程中遇到很多挑戰,我們也向Camden Council提出建議,主要包含:

一、延長居民參與及整合意見的時間:三個月實在太倉促,除了LSx收及資料籌備活動時間窘迫,居民要從座談會到成立公園之友的時間也不足。我們建議,至少這個過程應該要正嚴謹細緻,至少需要九個月的時間整合、磨合,才能讓原本不熟識、興趣專長不同、甚至利益相衝突的團體/個人彼此溝通信任,進一步達成共識、相互合作、將理想付諸行動。

二、公部門仍然責無旁貸:許多居民仍然期待硬體設施改善,例如目前公園缺乏廁所及餐飲設施,造成人們不願意久留,或夜間照明不足,偶有酒醉者或青少年滋事,讓人們有所顧慮而不去使用公園。這些無法靠剛剛成立的公園之友去改變現狀,而是需要公部門投入人力與資源改善,與居民繼續溝通。

三、建立在地民對公園營運管理的參與感及成就感:建議地方政府先鼓勵現有的在地機構積極參與公園之友的相關活動或計畫專案,例如鄰近公園的表演廳、藝術工作室、社區中心、花卉園藝協會等等,都有代表者在公園之友。以最少的人力和資源投入,在短期內先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過程中可以讓居民相互學習,建立合作默契,也累積公園之友的口碑和資源,位來也將有助於擴大參與及募款實力。


[1] 在此我所謂的社區型公園是指主要使用者為鄰近住戶、上班族、學校師生等等,而非觀光客或外地人會特地前來有名公園。

[3] 該所小學約有學童四百人與五十名教職員。之前報告已經提過,大部分的英國小學每年級僅一至兩班,一班最多三十人。

[4] 過去我已經有很多籌辦座談會及工作坊的經驗,反倒在路邊發傳單是有挑戰性的新嘗試。在第二場座談會的前兩小時,我和另一位實習生拿了二百多張小傳單,到地鐵站外面和大馬路邊向路人叫喊:今晚六點來A社區中心分享你對公園的意見,就能免費吃東西並領取十鎊!超過半數的人完全不理我們,很多人拿了傳單但看就知道不會參加,僅有十位左右真的停下來看似有興趣,當時天氣很冷,下雨又飄雪,其實有點淒涼呢!不過很令我振奮的是,有兩個人確實是在路邊拿到我發的傳單而來參與座談會!兩位都是在該地從小長大的中年人,關心公園議題,參與討論時也很熱烈。那位實習生是土生土長的英國人,但面對陌生人會害羞,不好意思大聲吶喊。對我來說,一開始用英文像路人宣傳很緊張很尷尬,不過後來就當作是一場表演,反正沒人認識我,所以就豁出去啦!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社區參與式公園管理

  1. 完整的案例介紹,很值得分享給台灣社區營造的社區,或社區大學做參考,台灣也行之有年,但牽動的「在地因素」特別有趣。

    從倬立的工作方法分享來看,組織過程遭遇的困難,似乎在於"參與對象"某種程度也是從無到有的方式在做招募,好奇在英國的社區鄰里有無類似台灣的里長、里幹事或社區發展協會之類的角色?因為從Camden Council委託LSx邀請的不同背景居民來看,包含青少年、家長、商家、退休人士、信仰團體、藝術團體,這些看起來都不像是里鄰社區組織,但若在台灣脈絡來看,這類活動中里鄰組織總扮演相對重要的角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