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報告有什麼用?目的和手段的辯證

2012浩然另立全球化計畫國際志願者_謝孟哲

GRI Focal Point China在十月的最後一天,舉辦了一年一度的GRI報告者﹝GRI Reporters Meeting﹞會議,邀請中國採用GRI指南制定企業永續發展報告的企業齊聚一堂,討論報告制定上的問題與挑戰,以及GRI最新一代永續發展報告指南G4的特色和方法學,以及和前一版本G3.1間的差異。除了這些既定內容外,這次的報告者會議也多了一個比較特別的主題:GRI永續發展報告指南如何作為一個企業內部管理的工具?企業如何使用指南實際改善在非財務表現方面做得比較不好的地方,並建立系統化的管理方法,逐年追蹤並進步?

IMG_6582

GRI中國辦公室年度報告者會議, 與會企業包括: 中國遠洋, 正大集團, 青島啤酒等共10餘家企業

作為一個推廣永續發展「報告」﹝reporting﹞的組織,GRI本身並不涉入企業內部的CSR管理,也禁止扮演企業顧問的角色,以免失去組織的中立價值,這對國際指南的制定機構而言相當合理;除此之外,GRI也從未評價採用指南制定永續發展報告的企業,以及這些企業琳瑯滿目的報告。換句話說,GRI的組織界線劃分相當清楚:制定指南、推廣報告,但不介入企業管理,也不對報告進行評價。正因為如此,當觸及企業永續發展報告的「品質」和「意義」的問題時,舉凡報告是否真心誠意、揭露的資訊是否屬實,以及報告和企業內部管理的關聯性等等,GRI 通常沒有立場做價值判斷,而往往必須靠企業「現身說法」,說明實際操作上的種種問題及功能。

因此,本篇報告即希望藉由這次北京GRI報告者會議的機會,討論企業究竟如何看待永續發展報告或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企業的認知是否有差異?這些報告到底有什麼用,或如何被使用?

企業如何看待CSR報告的價值?

根據KPMG於2011年針對全球企業製定CSR報告的研究,全球前250大企業中,有高達95%定期出版CSR或永續發展報告;而在34個被選為研究對象的國家中,前100大企業也有64%出版報告。這顯示出永續發展報告已經是個全球趨勢,然而這個趨勢背後驅動的理由是什麼?根據研究,全球前250大企業中,67%認為製定永續發展報告有助提升企業品牌形象(reputation or brand),基於道德考量(ethical consideration)則排名第二位(58%)。這個數據點出了做CSR最顯而易見的好處,且和當前台灣企業社會責任概念的發展頗為一致:根據我過去工作經驗,台灣企業的CSR相關舉措多半出於品牌考量,這點從負責相關業務的部門多在「公共關係」部門即可見端倪;當然,在經營品牌形象的同時,企業無非希望傳遞出自身是良善且對社會負責任的。

KPMG

KPMG 2011年研究, 此表為全球前250大企業制定CSR報告的理由

然而,有趣的是,創新與學習(innovation and learning)和激勵員工(employee motivation)並列在第三位(44%),而風險管理和降低風險(risk management and reduction)、吸引資金並提高股東加值(access to capital and increase shareholder value),以及更廣泛的經濟考量(economic consideration)佔了超過三成。最後,佔比較少的還有提升與供應鏈和政府部門的關係、提高市場佔有率,以及節約成本等理由,在在顯示企業社會責任對公司而言,很明顯還有其他重要價值,而這些價值都和企業管理密切相關。儘管對大多數企業而言,提高企業管理績效似乎不是制定CSR報告最重要的價值(或還不是),但確實有企業對CSR報告抱持著不同想法。

報告是目的還是手段?

在中國,很難能可貴的,也有這麼一家企業用管理的角度看待企業永續發展報告,以及GRI的報告指南,那就是中國遠洋(COSCO)。中國遠洋自從GRI中國辦公室成立起,便十分支持區域辦公室的各項活動,其公司內部也根據GRI報告指南中的各項指標,建立起一套企業管理的工具,追蹤企業在非財務資訊領域的數據,並提出改進。中國遠洋近幾年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總是洋洋灑灑高達兩三百頁,詳細揭露了公司在G3.1指南中近百個指標的表現,提供企業的利害關係人參考。中國遠洋不僅將企業社會責任提升到企業整體戰略的高度,更有一個團隊專門執行報告編纂和其後衍伸的各項管理與改善工作。

在報告者會議中,中國遠洋的代表特別點出,該企業將GRI指南視為公司風險管理及企業社會責任戰略的最核心,而其他的風險管理工具,如ISO的各項人權、企管標準和其他環境風險管理工具則分處於不同面向,和GRI指南在不同層面上整合,藉此建立起一套資訊揭露及管理體系。換言之,中國遠洋將GRI永續發展報告指南的管理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在中國CSR報告及永續發展的進程上一枝獨秀。

IMG_6640

中國遠洋代表, 在GRI年度報告者會議上說明COSCO如何將GRI指南用作管理工具

然而在此同時,其他多數企業當前的CSR報告卻存在一個明顯的問題。首先,報告揭露的資訊經常是選擇性的,企業通常只揭露特定幾個指標,而這些指標正是企業在CSR及永續發展上真正有成果的部分,最明顯的例子即為對貧窮社區或弱勢群體的捐款數量,或是針對某項環境污染的管控。這種報喜不報憂的普遍現象,導致所有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看起來總是完美無暇,企業毅然決然投入永續發展,而其成果豐碩,環境汙染被有效管理,員工也擁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姑且不論已被揭露的資訊是否屬實,這種正面性報告(positive report)刻意迴避了對企業而言最敏感的那幾項永續發展議題(或許是貪腐,或許是水,或許是勞工和人權問題),因此難免創造出隔靴搔癢、未能觸及重點的感覺。

遺憾的是,不僅在中國,世界上多數企業的CSR報告,或多或少都存在這個現象,很少有企業願意實際承認在某項非財務指標上表現其實並不如預期,並加以解釋不如預期的理由。這種「隱惡揚善」的態度其實並不難理解,也多少呼應了前述KPMG的研究。當企業仍然將品牌形象的經營視為投入CSR或永續發展最重要,且或許是唯一的理由時,「報告」本身因此成為最終目的。只要報告好看,企業形象便可藉此提升,進而增加投資人或消費者的信心。

G4指南如何定義CSR報告?

事實上,選擇性的報告(或只選擇正面資訊加以報告)何錯之有?當一家企業願意接受CSR的概念,並希望藉由「報告」創造改變時(而品牌形象是最容易被看見的改變),已經比起那些仍然停滯不前的企業多了些前瞻性。在GRI發展永續發展報告指南長達十多年進程中,和企業同時都在學習和改善,如何將CSR報告的作用發揮到最大?而我認為,GRI最新一代的G4指南,正是希望提高前述KPMG研究中那些CSR報告的企業管理價值,讓更多企業精準地面對永續發展最關鍵的問題、並加以解決問題,或至少展現解決問題的誠意。

G4強調企業在處理琳琅滿目的指標前,必須解決最重要的實質性(materiality)問題,也就是分析並找出與企業本身最切身相關的幾項永續發展議題,並只需要針對這些議題,尋找相對應的指標做資訊揭露即可。這個方法學在根本上與G3.1有很大的差異,G3.1時常被人詬病為打勾勾的遊戲,也就是企業為了提高報告的水平,盡可能揭露越多的指標(或揭露到一定數量的指標,以滿足A報告等級),儘管有些指標和最切身相關的永續發展議題根本沒有關係。此外,除了指標揭露之外,G4也提出企業必須針對那些被判斷出的實質性議題,說明其相應的管理方針,這被稱作管理分針揭露(Disclose on Management Approach, DMA)。

上述兩項最重大的變革,可以說是GRI針對前一版本的指南,以及前述當前CSR報告普遍存在的選擇性報告問題,提出的反省和改善。此外,這些改變似乎更意味著,CSR報告應該深入企業管理的核心,作為企業管理的其中一個重要「手段」(至少是在非財務表現方面的管理)。企業或許仍然能夠選擇最方便揭露的資訊制定CSR報告,但卻必須詳細說明為什麼選擇這些議題和指標(以及如何選出的),而不是其他或許更為關鍵的議題?此外,像是中國遠洋這種已經將CSR列入企業管理體系的公司,也必須更具針對性地做出選擇和相應的改變,因為對一個企業而言,不可能所有在GRI指南(或任何其他的指南)中出現的指標都是關鍵的。對於那些不是最切身相關的議題和指標,究竟有沒有揭露的必要性?(畢竟每一項揭露都必須耗費某種程度的資源)這些都是企業未來必須面對的課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