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農村的出不去,漂在城市的回不來

不管是國境內還是國境外,全世界的人都在移動。中國內部有一股龐大的流動從農村擠往城市,20多年前是,現在是,未來可能還是。這一大群真實存在的農民工,在社會上、制度上、城市裡,就這樣被活生生地隱形了,身份戶口帶不走,還留在原地,一旦沒有了身份,其餘一律免談。這不僅是中國的戶口政策出了問題,也是世界上各強國對於移工控制的手段—國籍與身份。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