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份工作报告

论坛的主要议题包括粮食主权、生态灾难、土地改革和新乡村建设、社区合作与公有共享。我们邀请到了全球众多实践案例的参与人加入讨论,如Eliana Apaza(南美洲秘鲁的原住民自治运动)、印度的妇女互助银行(SEWA)的总干事、来自巴西无地农民运动,碰巧曾经在2011年9月给我们这一批国际志愿者做过讲座的Alex,在二三十年代中国的新乡村建设运动领头人物,晏阳初、卢作孚等前辈的精神继承人等等。可想而知,这是一次精神的盛宴。

Read Article →

留在農村的出不去,漂在城市的回不來

不管是國境內還是國境外,全世界的人都在移動。中國內部有一股龐大的流動從農村擠往城市,20多年前是,現在是,未來可能還是。這一大群真實存在的農民工,在社會上、制度上、城市裡,就這樣被活生生地隱形了,身份戶口帶不走,還留在原地,一旦沒有了身份,其餘一律免談。這不僅是中國的戶口政策出了問題,也是世界上各強國對於移工控制的手段—國籍與身份。

Read Article →

2010年12月服務觀察及省思

某位朋友傳來的簡訊內容將打工朋友的心境與處境形容地頗貼切啊:遠看北京像天堂,近看北京像銀行,到了北京像牢房,不如回家放牛羊。個個都說北京好,個個都往北京跑,北京掙錢北京花,哪有鈔票寄回家。都說北京工資高,害我沒錢買牙膏,都說北京伙食好,青菜裡面加青草,都說北京環境好,蟑螂螞蟻四處跑,都說北京領班帥,個個平頭像鍋蓋,年年打工年年愁,天天加班像只猴,加班加點沒理由,碰見老闆低著頭,發了工資搖搖頭,到了月底就發愁,唉!不知何年才出頭。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