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農村的出不去,漂在城市的回不來

不管是國境內還是國境外,全世界的人都在移動。中國內部有一股龐大的流動從農村擠往城市,20多年前是,現在是,未來可能還是。這一大群真實存在的農民工,在社會上、制度上、城市裡,就這樣被活生生地隱形了,身份戶口帶不走,還留在原地,一旦沒有了身份,其餘一律免談。這不僅是中國的戶口政策出了問題,也是世界上各強國對於移工控制的手段—國籍與身份。

Read Article →

【2012.3】 有時,問題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問題

三月桃花開吐枝芽,春天卻止於日正當中的暖意;我在黎明鄉大部份是傈僳族世居的區域走訪了所有的學校,清晨的陽光落不進大山裡,羽絨夾克裹著哆嗦的筆桿與內心,在一群隨機抽取訪問的孩子面前,聆聽每四個就有兩個孩子父母離異的現實,旁邊煟著的火塘呼呼燒著。

Read Article →

從城市流動兒童到農村留守兒童,我們回不來,你們出不去。

這三十年間,正值中國城市經濟發展得紅火,政府引進農村剩餘勞動力進城務工順利解決城市工荒的問題,同時也產生更多農民欲進城落戶等問題與現象,而逐漸意識到百分之八十的農業人口走向城市化以及農業結構升級與轉移的必然趨勢。

Read Article →

組織者的平衡練習–Diaspora Peoples’ Assembly

生活在異國卻仍然擁有自己的文化,生活在這裡卻同時在他方,這就是Diaspora的流離處境。作為倫敦的移民,他們擁有自己的文化與語言,但是同時他們也將自己視為倫敦的一份子而生活,這一場大會就是要正式的宣示這種生活樣態,並且要求得到尊重。不同的少數族裔透過連結而取得要求與政府談判的權力,在特定的政策上,要求具體進展。

Read Article →

Deptford的組織工作(二)

在Deptford的組織工作已經經過三個月,透過英文班的交流與互動,我們開始跟當地華人社區建立起一些工作的默契。誰喜歡做什麼工作,誰又跟誰特別要好,隨著Listening exercise的擴展,我對於這個地區的文化、權力交錯、甚至是幫派分佈的輪廓也越來越清楚。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