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參與環境保護的幾點觀察

雖然近年來「公眾參與」一詞在環境保護的領域中越來越常被提起,但環境保護一直以來都與公民維權脫離不了關係,尤其在重大污染事件發生時,過去經常被「鄰避」兩字污名的公眾參與環境保護的公民行動,總是被視為一種消極防禦的抵抗,甚至是自利的,以至於公義性受到許多質疑。然而隨著社會的變遷與發展,近年來公眾參與環境保護的腳步越來越快速,不知不覺中已經從消極防禦逐漸走向積極監督了,這之中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有兩條趨勢,一是公眾開始掌握「法律」作為武器,在体制內積極落實各種環境保護行動;二是網絡科技使「新媒體」成為有效的發聲工具,使得各種環境影響事實得以落在陽光下。

Read Article →

社區參與式公園管理

長久以來,這類社區型公園都是由所屬行政區的「公園與綠地」Park and Green Space”部門負責管理維護,居民僅是公園使用者,除了遵守基本的使用規定,居民缺乏管道參與公園管理,或對公園的議題發聲。近年來由於政府預算減少,地方政府鼓勵居民主動參與公園的維護和管理,將以往公部門「為民服務」work “for” residents 轉型為「與民合作」work “with” residents。預期的好處包含:讓公園更符合居民的使用需求、善用並強化社會資本、凝聚社區力量、節省公部門的人力和費用支出。

Read Article →

歐盟自由貿易協定: ”新殖民主義”的崛起?

從金融大海嘯與歐元危機可發現,新自由經濟主義的論述並無法真正促進國家進步發展;它僅鼓勵了資本家在世界各地大張旗鼓地追逐降低成本、掠奪在地資源,然而,民眾卻不敵資本主義與國家集團的"壓迫",被犧牲了生活福祉,甚至因此失去家園。「自由貿易協定」為投資者帶來追尋財富的"自由",卻讓在地民眾可能因此失去原有生活的"自由"與尊嚴。歐盟在推廣自由貿易時所包裝的"人權價值",也逐步在協定協商過程與簽署之後被龐大的經濟利益淹沒。這樣看來,歐盟追求"發展"的邏輯,似乎有些荒謬。

Read Article →

谁的革命,谁的未来

2月20日是阿拉伯之春摩洛哥版本“2.20青年运动”两周年纪念日。之前数日我四处打听,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即便那些曾经深深卷入运动的活跃分子,也不确知那一天会发生什么。直到19日傍晚才有消息传来:第二日下午六点,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国会门前有纪念集会。但很快又有人同我讲,是5点,或者是7点。电话里、脸书上,传递消息的朋友情绪并不高,问多了,像是提及一件藏着隐痛的往事,欲言又止。

Read Article →